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小露茜 | 7th Oct 2008 | ★ 碎碎念詞 ★ | (259 Reads)

恨恨的把指頭一按,便取消了Facebook的戶口,也終止了這個俺認為無聊的活動。面簿用了差不多一個年頭,還是未了解這傳媒熱烈報導的網絡現象,只知道面簿已成為許多人最重要的社交媒介。

 

那天看見誰人跟誰那成了朋友,今天知道了某人與某人的週日怎麼渡過,明天也許這個和那個在面簿上增添了幾樣玩意,可笑的這一眾朋友大半都互不熟絡,有些更甚是從未說過一句話的;一切都實在讓人沒有興趣知道那位或某人的日常生活,更不想了解那個及那位如何美化了各自的生活。最反感的事情可算是自己有份的照片,都會無端給那位或那個傳送四方,被所有面簿的所謂朋友也能觀賞,評頭品足一翻,要是把滑鼠指標放到人物的頭上,更會顯示那位或那個的名字,終極地把虛擬的荒謬推到極至,還有最不想發生的就是一群不相干的人跟俺說句生日快樂。

現實中熟絡的朋友平常見面通電話就夠了,用不著這樣廉價的增進感情,何況本來不相往來的人被稱作朋友是有點那個了。

或者你可能會問我是否寫網誌一樣是無聊呢?俺認為網誌的形式來去自如,誰喜歡看的隨便看,誰不喜歡看的一按鈕關掉就可以了。俺不用認識你,你不用認識俺,看到有同感的或看到不同意的,誰都可隨便留言。至少,看這那個或那位網誌的都不用先跟俺做面簿般的朋友。

再者,寫網誌一直少談私人生活,盡量只就時事發發牢騷,或吐吐悶納的苦水。但面簿的形式就是把私人生活美好的一面展露人前,賺取現實生活中也許欠缺的關心、注意、羨慕、憐憫,而較認真的討論爭辯,跟面簿根本合不來。

也許是俺太偏激,諸位面簿用戶不用理會俺,繼續你的歡愉吧。


小露茜 | 8th Aug 2008 | ★ 碎碎念詞 ★ | (242 Reads)

膞友好

近來好嗎?是否仍經常在鮮奶族之祠堂留下文字?

俺已悄悄歸巢,返回一個曾與俺夜夜笙歌,相約纏綿的塵土。跨過族門首度關玄,重踏上這片熱土,天之涯海之角;瞎著心時以為這段感情總有脫退的一刻;此際才驚覺,無論走到何地、何時、都不會改變。

數月前,離群遠跑至天涯海角,唯俺一人,看著風起浪濤,與石頭依偎,面對茫茫的大海,夜時與電閃雷鳴、風雨為伴,俺望石發呆,佇立天與地之間,是否同是天涯人,可是不一樣的心情,侃如古謂,多情總被多情誤!

晚風來時捲起千重浪,離愁別絮揮之不去。俺之記憶繼隨風飄喚醒,無忘以往獨自一人孤坐家中,上網與卿灌水,天馬上行空,無所不語。甦醒了一個一個美好的故事,浮起一絲一絲的餘溫;人生是否得一知已死而無憾。

看武俠小說,泛起了俠骨柔情、陰晴圓缺;看愛情小說,數不盡誠惶誠恐、患得患失;看偵探小說,引不完撲朔懸疑,沉迷於推理;看科幻小說,走進時空交錯,將腦袋塌進五度空間;俺想…躺於鮮奶族,滋味將卻又是如何?


小露茜 | 26th Jul 2008 | ★ 情深款款 ★ | (219 Reads)

感恩!感恩! 

各路豪傑,
請恕任性的小露茜野外遊蘯
並離族數十週,
請諸位給小的一個機會,
從返鮮奶族,
小的一定痛定思痛,
不再作魯莽行為!


小露茜 | 7th Mar 2008 | ★ 人逢喜事 ★ | (407 Reads)

板主因著草,遷寨將命保;鮮奶族同寅,後會緣再續!

Picture


小露茜 | 8th Feb 2008 | ★ 人逢喜事 ★ | (357 Reads)

Picture

初一早、初二早、初三睏到飽
初四頓頓飽,初五隔開,初六挹肥
初七七元,初八完全
初九天公生,初十有食食
十一請子婿
十二查某子返來拜
十三食暗糜配芥菜
十四結燈棚
十五上元暝
十六拆燈棚


小露茜 | 17th Nov 2007 | ★ 無病呻吟 ★ | (496 Reads)

某某曾經是那麼執著,那麼信誓旦旦,那麼認定心中的目標去打拼,某某也曾經嚎情地哭過、笑過﹔巡迴不息的跌倒後爬起來;自信滿滿,深信人生總要經過跌趺踫踫成長,才顯得壯苒。

Picture

誰無遺憾,管是鐵石心腸,或是無情冷血,算是兩袖清風……

怕且怕是失去勇氣、輸掉動力、更怕者是失去激情;而然,現實生活的構圖遠比想像l畫面更為複雜。


人生最無奈的便是遺憾,它總叫人在最亢奮的一刻,突兀打翻了五味架,心弦墜毀得四瀉,無從修補;幸然,因遺憾引出來的夢想酵素會頓時洿出﹐為遺憾修葺傷缺口;化學作用釋放出來的夢想,孕育一番新景象、新希望、新目標……

遺憾和夢想就是這麼樣,沒完沒了在人生的周遭軌道上兜圈子了!

試想,沒遺憾那來夢想,有夢想就有遺憾的光臨拜訪,若然終生咀嚼一杯白而無味的開水,要嗎;還是在人生紀念冊上盡其我在,不枉曾渡紅塵!


小露茜 | 27th Oct 2007 | ★ 情深款款 ★ | (487 Reads)

重陽節假期那天無所事事,抱著窺視舊上海夜生活的心態,放了一套電影消磨時間,影片的片頭,攝像機的視角很獨特,駕在計程車頂上,把夜上海繁華動態的表現出來。

電影內容講述的是上海一夜的故事,日本的造型師與上海的女計程車司機,各自懷著對自身情感和未來的疑惑,在紙醉金迷的夜上海邂逅,並發生了一段超越語言與國界的情愫。影片是部關於尋找自我、關於溫情的電影,其中還不乏一些幽默的元素。卻發現無論從影片基調還是故事情節,都大大出乎了自己意料。


意料之外並不是指它帶給了我多大的驚喜,而是在這個懷舊式片名包裝下的,是一個嶄新上海的浪漫愛情故事。與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老上海情結無關,其間流露的溫存與唯美,卻也足以將人打動。女主角的演技沒有浮躁與青澀,也沒有矯柔造作,剩下是十分的淡定,自然與隨和。電影中,女主角扮演一位計程車司機,在暗戀的男孩與別人即將結婚的前夜,偶然結識了因鬱悶而遊蕩街頭的日本頂級造型師。於是,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兩人,在上海街頭度過了一個長長的不眠夜。


一個乏善可陳的愛情故事,多處的巧意安排,讓劇情經不起太大推敲,但仍然撞擊起了漣漪。當平庸的女主角,為了再見當修車工作的心上人一面,而將橋車撞向路燈,等待心上人像從前一樣趕來為自己修理;直到最後她也沒有勇氣向他表白,當她終於鼓起勇氣,用日語說出了我愛你,你愛我嗎…..男孩子當然聽不懂啦,女主角後來要求男孩子送她抱一抱,可知道那個擁抱的距離,大過世上所有的洪溝。影片還有一處對於浪漫的刻意渲染,女主角與心上人擁抱之後,男孩騎著橋車而去,那滿負情傷的女主角與日本造型師,一起用一整盒口紅將中文、日語的我愛你,你愛我嗎,堆寫滿了車身與長街,隨後下了一場淅瀝大雨,雨水沖刷掉了滿街與滿窗的字跡,所有字與記憶,漸漸暈染成了一片血紅,就像向女主角當晚的傷心都一一化為淌向心流的血淚。

小露茜 | 19th Oct 2007 | ★ 情深款款 ★ | (499 Reads)

人生最遺憾的莫過於輕易放棄了不該放棄的東西,或者是固執地堅持不該堅持的。

所以還是那句我最喜歡的話,有勇氣來改變可以改變的事情,有胸懷來接受不可改變的事情,有智慧來分辨兩者的不同。

昨天去快餐店填肚,排在後面的像是一對學生情侶,眼看他們點了一大堆吃的,然後坐到我身旁。 坐下後,那個女孩就開始埋頭管著吃的,似剛結束了飢饉三十的善舉,男孩則滿有惆悵的一根一根地啃著薯條,像滿有心事的。 

突然,男孩放下薯條,往前湊了湊,很認真地向女生問:“我追你行嗎?”
女孩頭也不抬,直接說:“不行!”

男孩又問:“一點可能也沒有嗎?” 女孩乾脆地說:“一點可能也沒有!”

男孩愣住了,兩眼直直地看著她,呆在那裏。。。

當時,女孩左手悍衛雞腿,右手守護漢堡飽,覺得男孩在看她,於是暫停正處高潮的齒慾,用那可憐的眼神瞪著那個勁可憐的男孩,小聲地問:“那。。。 我還能吃嗎?” 旁邊的人看在眼裡都笑了咯出聲,小伙子很無奈忙著說:“吃吧,吃吧。。。。。。”

誰可理解那男孩。。。。翻轉了五味架的心情!

我理解!


小露茜 | 9th Oct 2007 | ★ 無病呻吟 ★ | (421 Reads)

甲和乙相識於初而口角,繼而動武;圍繞於吵吵鬧鬧、打打罵罵、掙掙攘攘、不揪不啋、兩天一擾嚷,三天一大拼,年復日,日復年,多少個寒暑,兩小伙子中間堆滿了忠肝義膽、義無反悔、兩肋插刀、義不容辭;藤蔓滿佈兩人,心心連繫起來了。

Picture

此後,甲對乙之要求永無托手肘,而乙把甲的一舉手、一投足都一一貼在心坎。

某天,乙告訴甲,乙找到一所遊樂園,那裡有方方面面不同地域的面孔,有著五花八門的玩意,甲詇著要到樂園見識見識,乙則叫甲先行申請樂園通行証,甲照乙咐如辦,終如願能到樂園上上下下,來過翻雲覆雨、玩個痛快。

沒多久,甲從村長得來消息,因乙掌管了樂園的鎖匙,乙取得樂園長老之特許,帶領著上限二十名至愛親朋於樂園建土,築其蓬萊,進駐樂園長居了,甲摸不著頭腦,甲不明白為何乙會不辭而別,而那班朋友竟然沒他份兒,甲聽後吞下要湧出來的眼淚,一口氣跑回村內。

聽完故事,真猜不透,也摸不著頭腦,乙為何將甲豁於名單之外,是甲認知乙不夠深,還是乙由始至終則已將甲的名次,排屬於第二十一呢。

小露茜 | 3rd Oct 2007 | ★ 無病呻吟 ★ | (982 Reads)

少年不知愁滋味,愛上重樓,愛上重樓,為賦新詞強說愁。
而今識盡愁滋味,欲說還休,欲說還休,卻道天涼好個秋!

Picture

少年真的不知愁滋味,精神須則很富有,很樂觀,很自由,很充實;可是勞動、玩耍,一點也不影響學習,一點也不影響長心,勞動本來也是一種調劑,也是一種美好品德,也是一種實實在在的對家庭的貢獻;所以,少年時代,伴著包小米陪伴的各種勞動、學知識、成長、快樂地無悔地度過。 現代人卻只是追求後者,活在當下明顯被很多濫用了;這甚至成為很多人努力的目標,終身追求的長門寶座,至死方休。

竊其名是愛自己、愛家人,其實有多少人真的是這樣想的呢?人們追名逐利,爾虞我詐,在名利洪流中兵戎相見,最終得到的只不過是一堆身外物;但是,沒有人會覺得自己正在幹著荒謬的事。不僅如此,現在的人把痛苦無限地放大,經不起考驗,遇上少許挫折就輕言生死,假如他們有朝一天站在墨瑞面前,會覺得抬不起頭嗎?  

枉有墨瑞苦口婆心道, 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台。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。


Next